【編者按】
  2014年鄭州金水區將改造剩餘14個都市村莊,又有一批龐大的“拆二代”群體再一次進入熱議話題中。房子將拆,安置房到手前,沒了房租,該怎麼生活?而他們的父母們最擔憂的還是,突然出現了多套房產後,子女們不思上進胡亂揮霍。
  其實,在全國都有“拆二代”,相比大對數蝸居在城市裡打拼的“拼一代”,他們身上,有更多一般人艷羡的東西。那麼,鄭州的“拆二代”們到底和同齡人有什麼不一樣的東西?他們的生活狀況又是怎樣的呢?東方今報為此進行了一番調查。
  在鄭州,有相當一部分“拆二代”就生活在我們身邊,如果不自報家門,他們和你我一樣普通,每天呼吸著一樣的空氣,經歷著各自的喜怒哀樂。
  【消息】
  14個城中村改造 又產生一批“拆二代”
  “分得數套房,靠房租海外游”,2月19日的《人民日報》曾經這樣來講述鄭州拆二代的幸福生活,在網絡和現實中引來一片羡慕聲。
  而2月22日的一則消息,再次引起社會對拆二代的關註:今年鄭州市金水區年內將啟動東韓砦、黃家庵、棗莊、大鋪、廟李等14個城中村,徐莊、馬頭崗等10個合村並城,工人新村等9個舊城共計33個項目改造。
  根據此前的鄭州市三年行動計劃,今年要完成所有城中村改造計劃。去年年底,惠濟區的老鴉陳、固城、張砦等城中村也相繼啟動改造工作。今年1月有消息傳出,管城回族區王垌村自籌資金組建王垌置業有限公司,全程承擔本村的拆遷改造……
  每一個城中村改造的同時,又意味著一大批新的“拆二代”的出現,他們在告別村莊的同時,也將能分到N套房或數十萬元的補助款,開始新的“拆二代”生活。
  【現實】
  拆了房 就得操心出去工作
  2月26日,是鄭州市金水區黃家庵村全部人員搬離的最後一天。60平方米的一室一廳,就是黃先生一家五口的住房。房間里裝飾非常簡單,傢具也只有基本的桌子、床、衣櫃。很難看出,黃先生是一個擁有9層樓房的業主。
  “能多省一平是一平。”黃先生說,自己30歲了,一直沒出去找工作,家裡老婆,女兒,加上雙親,一家五口一直是靠房租生活。“這樣的生活過慣了,也挺好。”
  拆遷令下來後,他們一家五口著了慌。“以前一個月能收兩萬的月租,現在拆遷了,自己都沒地方住。”黃先生很著急,忙著做租客的交接工作,一直都沒有去看房。
  按照現行的“三層以下一比一、三層以上六比一”的賠償方式,黃先生家9層的樓房大約能賠付700平方米。他並不滿意,“俺家這個樓才蓋10年,去年剛還完蓋樓借的錢。正想著今年日子能好過點呢。”黃先生說,沒了宅基地,沒有房子,沒了租金,生活一下子陷入了“僵局”。“說的是原址安置,但安置前的這兩年,我們咋生存?”
  村子拆遷了,黃先生也成了名副其實的“拆二代”。聽著父母發愁未來兩年的生計,他顯得很焦躁,“現在讓我去找工作,我都不知道自己能幹啥。”他說,“以前每個月都有固定的房租收入,沒啥大的經濟壓力。閑了這麼些年,也沒啥學問,除了會開車,別的啥也不會做。”
  “真是發愁,找房子、找工作都落到我身上了。”黃先生長嘆一口氣。
  【擔憂】
  分得數套房產 子女們會不會揮霍?
  家中的確不缺錢,但黃先生的父親擔憂,兒子一直以來沒有工作,養尊處優,“困難時,他能吃苦去工作,養半個家嗎?”
  一片城中村拆遷,家家戶戶都能分到數套房產,“守著房子怎麼過?”很多“拆一代”有擔心。
  據金水區薑砦一位50歲的女士說,家裡可能會分到四五套房子,就一個孩子,沒了宅基地,房子用一套少一套,“孩子不懂父母輩的辛苦,房子這麼多,會不會揮霍掉?”該女士說,從現在起,就得對孩子加強教育。
  邵莊一位自稱姓劉的業主,也有這種擔憂,他看到網上有小輩們要“豪車”,住“豪房”,泡“美妞”,也很擔心自家孩子不自覺。“年級輕輕,房、車都到手,很容易不思進取,生活放蕩。”劉先生認為,孩子物質起點高了,不好好利用,很容易“返貧”。所以,他和妻子商量,如果孩子不上進,在外面亂來,錢財一分都不給。
  【聲音】
  城市富人挺多 我們其實並不算什麼
  “在這個圈裡,難免會有攀比。不求最富,但至少得在朋友面前過的去。”在未來路居住的張女士說,她是聶莊的“拆二代”,開一輛“大眾CC”,在朋友圈裡不算起眼。除了養孩子外,其他時間會和好姐妹一起“SPA”“唱歌”“自駕游”,“看孩子最重要,家裡也不需要我去工作。城市的富人挺多的,我們這個群體不算什麼。”
  燕莊的小張,坦言討厭被稱為“拆二代”,“我覺得那都是仇富和心理不平衡。”小張說,沒奮鬥有房產不為過,很多外來的年輕人在鄭州買房,不也是靠著家裡拿的首付。“現在有錢的人多了去了,我們就是很普通的人。”小張說,家裡要求不高,一人吃飽,全家不餓,就可以了,何必一定要把“拆二代”送到風口浪尖,仿佛房產是不義之財,針對媒體報出的極端“拆二代”不良行為,小張認為,那是極少數,多數還是守著房產平常度日。
  一位拆遷戶曾訴苦稱,宅基地變現後,拆遷款分不均,讓一家人爭吵不休,過年都互相不搭腔。“千金難買家和。”她作為一名80後,覺得“變富後失去了很多”,“人生是自己的,暫時不為房子、票子為難,但也得活出自己的精彩啊。我肯定不會躺在家裡享受,多丟人。”一鍵分享到【網絡編輯:李鵬勛】【打印】【頂部】【關閉】
     (原標題:多面“拆二代”·現實 拆了房變富翁還得操心去上班)
創作者介紹

UG Bang

jk34jkxpd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