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家
  幸福沒有歌,
  沒有思想,一無所有。
  擊碎你的幸福吧,
  因為它是災禍。
  ——伊迪特·索德格朗
  從來沒有哪場比賽,中場休息的15分鐘會成為一個思考的煉獄。直到下半場轉瞬開始,直到諾伊爾頻頻將巴西人焦急的尊嚴拒之門外,這個耶穌遭受磨難的世界,這個被染成了一片紅黑色的世界,才略微有了一點點容顏慘淡的生氣。然而,肆虐成性的編劇依然不肯放過黃衫軍團,代替已然封神的克洛澤上場的許爾勒,帶著條頓戰車冷酷的榮譽和博大的責任,毫不留情地將兩把苦鹽傾撒在敵人血肉模糊的傷口上。這樣的震蕩不啻於原子彈的轟然炸響,到處都是殘垣斷壁,到處都是屍枕狼藉,到處都是血流成河……如此人間慘景,鐵石心腸的普魯士騎士也不禁開始猶豫,或有意或無意地給了奧斯卡一個無關痛癢的機會,給了足球王國一塊聊勝於無的遮羞布,也給了獨坐看臺的蒂亞戈·席爾瓦和纏綿病榻的內馬爾一絲廉價的告慰。
  最瘋狂的預言家,最樂觀的慕尼黑人,請你們告訴我,在賽前你們是否抓住了7:1血案影子的尾巴?亞馬孫上空興高采烈的藍鳥,請你教導你的同胞,沒有了羽毛,失去了翅膀,怎樣去應對這浮於半空之上的墳墓?懷抱珠穆朗瑪的想象,終於因為怯懦而猶豫退縮,喪失冷靜的頭顱紛紛滾落塵埃,垂死的太陽戀戀不捨,卻不得不驚顫於鏗鏘的夜的腳步……我已無法書寫這場比賽帶給我的痛苦,朋友,那將沒完沒了。
  狂暴而神秘的過程,驚愕而枯黃的結局,愚蠢的老態龍鐘的慘敗就連冷眼旁觀的阿根廷人也失去了幸災樂禍的心情,眼看一生都在渴望打倒的對手竟如同嬰兒般被人玩弄於鼓掌,如同嗷嗷的牛羊般被肆意寸磔,這樣的恥辱暗合灰暗的旋律。“斯科拉里應該自殺謝罪!”布宜諾斯艾利斯酒店的服務生在60寸的屏幕前咬牙切齒,喃喃自語。他的憤怒出自真誠。
  事到如今,追問巴西究竟是如何在暖風微醺中墜入血海地獄,如何一頭霧水地踽踽跨進遍地屠刀的修羅場,已是無關宏旨:譬如趨於保守的老帥按部就班地佈下註定分崩離析的殘陣,久疏戰陣的丹特面對拜仁隊友支離破碎的防守,才疏學淺的弗雷德一如既往縮手縮腳的進攻,還有其他,還有更多,太過弔詭,不足為據。我寧可理解為這是深度睡眠狀態下的引申,理解為這是被幸福幻覺麻痹的詰難,理解為塞翁失馬而非彌留殘喘,理解為黎明前的黑暗而非伸手不見五指的浩劫——哦,就好像四年前的阿根廷那樣,美學在德國人轟鳴的炮聲中化為烏有,殘軀在烈火焚身中吐故納新,豈不聞杜牧有雲:江東子弟多才俊,卷土重來未可知。
  關於桑巴足球的今不如昔,這些年的議論早已甚囂塵上。經歷了“3R時代”焚膏烹油盛極難繼的輝煌,閃爍的金杯和嘹亮的盛名負債纍纍。五星榮耀對於天賦有限的繼承者,更多是幸福的包袱而非療飢的果香。不知道這萬箭攢心的痛苦,不留餘地地摧殘,能否讓觥籌交錯的巴西足協蘧然一醒,能否使沉湎於過往幸福的桑巴軍團卧薪嘗膽,喚起足球王國貧賤不移的血性?巧言令色無法洗刷恥辱,只有時間才能改變一切。所以,一兩個內馬爾絕非拯救的關鍵,風物長宜放眼量,十萬個赤腳奔跑的桑巴少年才是未來真正的含義。走吧,擦乾眼淚,挺起胸膛,只要巴西足球的信仰不死,我堅信複蘇的答案就是歃血的肯定。
  本稿件所含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齊魯晚報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  (原標題:巴西,請敗而不餒)
創作者介紹

UG Bang

jk34jkxpd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